德國唐人街最後的守望者

2017-08-12 10:48:26 - 來源:中評網

中評社香港8月12日電/華燈初上的漢堡聖保利,離披頭士樂隊聲名鵲起的繩索街咫尺之遙,一條名為“漢堡山”的小街內,“香港飯店”的霓虹燈招牌剛剛亮起。

中國僑網報道,這家酒吧兼旅店的主人瑪麗埃塔·佐爾蒂身著黑裙,笑著迎接記者。

將她與其他德國人區別開的,除了一雙黑色的眼眸,還有一個平日裡用不到的名字——張雪芳。

這位年已75歲的漢堡老婦人,就在這裡日復一日地守望著德國曾興旺一時的漢堡唐人街,以及它湮沒的歷史。

若不是牆上供奉的關公像,和一位英俊中國男子不同時期的幾張黑白照片,游客幾乎注意不到“香港飯店”與繩索街其它德國小酒館的不同。

“我不會說中文。”戴上眼鏡的瑪麗埃塔拿出厚厚一沓故紙和照片,講起了父親張添林和漢堡唐人街的身世沈浮。

瑪麗埃塔說,父親張添林1907年出生在中國廣東一個叫“Po’On”的地方,其後來德國投奔親戚,做廚師謀生。幾經波折,張添林1935年在當時還叫海涅街的漢堡山開了這家小酒館,1938年正式改為現名。

“Po’On”是什麼地方?這時,一張上世紀四十年代的護照內頁告訴了記者答案。正當壯年的張添林身著西服,旁邊是小瑪麗埃塔的照片。

“姓名:張添林,攜女雪芳。年齡:四十一歲。職業:商。籍貫:廣東寶安。身量:五尺五寸。”

記者給瑪麗埃塔解釋了寶安與香港、深圳的關系,她喃喃地反覆讀了好幾遍:“之前從沒人告訴我‘寶安’在哪裡。”

瑪麗埃塔拿出一張標注著“聖保利的夜晚”的照片:一個中國人正摟著他的德國女友,那時的“香港飯店”熱鬧又浪漫。

德國學者拉爾斯·阿門達在著作《漢堡的中國》中寫道,在上世紀二十年代,聖保利已形成一個“中國城”。漢堡“中華海員之家”傳人陳名豪和陳名傑兄弟還記得父輩描述過那時的聖保利首飾街、大自由街一帶熱鬧非凡的唐人街氣象,漢堡聖保利作為中國海員來到歐洲的落腳點,上世紀二三十年代曾盛極一時,有“寧波飯店”、“長城飯店”等多家中餐館。

張添林的故事與這幅照片如出一轍。他與一位德國女子相戀,1942年生下了瑪麗埃塔。但瑪麗埃塔的生母很快便隨新歡去了美國,從此杳無音信。張添林只好把瑪麗埃塔送到南部海德堡一戶人家寄養。

說到這裡,瑪麗埃塔長嘆一口氣,“這讓我從此沒有了學習中文的機會,卻也讓我躲開了一場厄運。”

接下來發生的事,被記載在“香港飯店”門口的一塊牌子上:二戰中,居住在德國的華人也遭到了納粹的迫害。1944年5月13日,蓋世太保發動了所謂的“中國人行動”,仍留在漢堡的華人均被拘禁,投入集中營遭到非人虐待,其中至少17人不幸罹難。

“戰爭結束後,這些華人的命運怎樣了?”

瑪麗埃塔說,大多數幸存的華人心灰意冷,選擇回國或是移居它國,“我父親沒有走,他回到了香港飯店,並在這裡過完他生命的最後時光。”

“父親1981年時讓我回到了漢堡,他從那時起把這間酒店交給了我,至今都是我在打理。”瑪麗埃塔說,張添林晚年最大的遺憾是沒有能夠重回故土。

如今,瑪麗埃塔也用上了即時通信應用,她的簽名是“我在‘香港’”。或許是因為繼承了中國人的熱情好客,瑪麗埃塔同造訪過這間小酒館的很多人都成了朋友。

“你會一直守護著香港飯店,就像那位中國老太太一樣嗎?”記者給瑪麗埃塔講了十幾代人一直守護袁崇煥墓的畲幼芝老太太的故事。

“我可沒指望這小酒館能開幾百年!”瑪麗埃塔笑了,“不過我有三個女兒,老大現在對我們家庭的歷史和中國產生了興趣,我以後也許會把這一切交給她。”

今年年初,一部名為《唐人街的秘密》的電影在漢堡宣布籌拍。為其提供資助的《歐洲新報》總編輯范軒說,漢堡還未真正形成“唐人街”,就被納粹政府驅散了,這就是“至今德國都沒有唐人街的‘秘密’”。

曾長期研究在德華人歷史的中國人民大學德國問題專家孟虹表示,一戰後,華人在柏林和漢堡兩大城市頗具規模,柏林也有過“唐人街”。國學大師季羡林留德時還曾到過其中的中餐館。

今年5月,瑪麗埃塔的大女兒在“臉書”頁面上傳了一張母女倆的老照片。

“你媽媽是哪裡人?”朋友好奇地問。

“我們的根在中國。”大女兒不無自豪地說。

  1 / 33  後一頁 »


Calendar 411
Locations of visitors to this page

Copyright © 2009 - 2017 國外導航網 版權所有. - 國外華人網址目錄